首页 | 个人简介 | 纪实报道 | 出版著作 | 剧本创作 | 文商策划|我的微信|我的微博 | 私人空间 | 生活感悟
记者李作明的纪实报道
2004年发表的作品 【共计83篇】(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2005年发表的作品 【共计60篇】(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2006年发表的作品 【已整理1篇】(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2007年发表的作品 【已整理1篇】(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2008年发表的作品 【已整理1篇】(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2009年发表的作品 【待整理】
2010年发表的作品 【待整理】
2011年发表的作品 【待整理】
2012年发表的作品 【已整理1篇】(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2013年发表的作品 【已整理1篇】(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2014年发表的作品 【已整理1篇】(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2015年发表的作品 【待整理】
(2005年难忘之作:获当年辽宁新闻一等奖)

一个诞生天边如雪山般纯洁的大自然童话
一种苍穹之下物种间势不可挡的两性交流
一次历经数年的人与野生动物的灵魂融通

昆仑山传奇:野牦牛“抢亲”又“送亲”

     李作明

  【特别提示】
  2004年10月28日傍晚,当晚霞渐渐远去的时候,在雄伟的昆仑山下的一片草场上,随着一阵野牦牛粗壮的叫声,藏族牧民多吉一家从帐篷中走出来,他们惊讶地发现:几个月前曾被百余头野牦牛劫走的110头母牦牛,如今又被它们友好地送回了草场。望着渐渐远去的一头头强壮的野牦牛,多吉和家人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多年来,他们用自己与生俱来的善良,爱护着那些恼人而又可爱的野牦牛。而今,他们终于收获了这冷血生灵的善良回馈……

由李作明记者拍摄并提供

守护野牦牛:放牧一家人“引火烧身”

  1986年冬的一天,多吉率领他的家人和60多只牦牛,离开了生活多年的唐古拉山。原来,半个月前一场罕见的暴雪无情地埋藏了他们400只山羊和320头牦牛的生命,于是一家人决定搬迁……
  这一家人沿着青藏公路,缓缓而行,20多天后,到达昆仑山野牦牛沟附近一个不知名的谷地上。他们在这里安营扎寨,开始了新的繁衍生息。
  野牦牛沟位于可可西里,这里有20多种国家濒危野生动物,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野牦牛。野牦牛属国家二级野生保护动物,与家养牦牛相比,体形健壮了将近一倍,而且奔跑更迅捷,尤其它的全身都可入药,用其犄角打造的装饰品价值更昂贵。可是,由于不法分子的捕猎,当时野牦牛已经为数不多。
  但是,这家牧民搬迁至野牦牛沟不久,就几次看到了野牦牛的身影。在这家牧民的心中,野生动物与家畜一样都是受自然庇护的生灵。因此,他们每看到那些重为一吨的庞然大物就感到无比兴奋。遇到有人捕猎时,他们都会挺身而出,救下野牦牛。
  这年12月的一天,多吉带着儿子宫布和小女儿宫秀上山牧牛,忽然一阵枪响,一头受伤的棕黑色的野牦牛从山坡上踉踉跄跄地跑下来,最后像一堵高墙倒在地上。紧接着,两个陌生男子提着猎枪冲下来……
  多吉大喝一声:“你们想干什么?”没想到对方却警告他“不要多管闲事”。这时,多吉随手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块,抛向几十米外的高空,然后举起猎枪,怦地一声就将空中的石块击碎了。对方被多吉的枪法吓住,转身就跑了。
  多吉让儿子叫来家里所有的人,将野牦牛用皮绳团团捆住,抬到家中,然后给它的伤口放上藏药。经过几天的照料,野牦牛终于慢慢地走上了雪山……
  野牛沟的谷底是外人进入这片“无人区”的必经之路。多吉和家人常常骑着马,巡回关注着谷底的情况,每当有人来这里猎杀野牦牛,只要他们发现就会立即制止。这当中,多吉多次以他超人的枪法和执着的保护野牦牛的精神制止了一起又一起的猎杀事件。
  1998年,青海省格尔木市林业公安部门按国家有关规定收缴了包括多吉在内的所有牧民的枪支。
  此后,每发现有背枪的盗猎者进来,多吉和他的家人便策马百余公里,向林业公安举报。一个游牧人家的义举拯救了高原上一群又一群的野牦牛。
由李作明记者拍摄并提供   到2000年以后,由于一家人多年的呵护及动物保护环境的好转,使得野牦牛的数量明显增多。
  一般说,野牦牛不主动攻击牦牛和人类。它们高大而沉默,给茫茫高原增添了蓬勃生气,也充实了牧民的精神世界。然而,随着野牦牛群体的壮大,它们一改过去那种远在天边、与世无争、甘于寂寞的品质,活动区域明显下移。渐渐地,它们常常三十、五十成群结队地下山,用一种大摇大摆的自信面对着多吉一家400多头的牦牛群。相形之下,野牦牛体积大过牦牛一倍还要多,也许,正是基于这种优势,野牦牛群越来越不屑一顾地与牦牛争食地盘了。有时看到牦牛在很好的草场上吃得津津有味,硕大的野牦牛们眼红不已,便由几只公野牦牛一哄而上,将牦牛赶跑,然后用一种占山为王的姿态不准牦牛入内……
  一次,随着一阵咚咚咚的巨大蹄声,几头两米高的野牦牛冷不防地冲进牦牛群,将几百头牦牛追得一哄而散。之后,几头野牦牛便高高站在一处山崖上昂首而望,一副傲视八荒的神态久久地定格在那里。而在山脚下的多吉目光中,那雪山背景中野牦牛的剪影格外雄壮、富有原始自然的意味……
  在这种意境之中,多吉一家人一直忍耐着这些愣头愣脑的家伙们的横行和霸气。他们充分体会到了野牦牛那种与高原雪域相对应的原始张力。
  然而,野牦牛对他们却越来越得寸进尺了。2002年8月初的一天,多吉与妹妹梅多、妹夫松次及儿子宫布正在牧牛时,五六头高大的公野牦牛突然冲进牦牛群,将七八头母牦牛团团圈定,然后连挤带赶,很快将它们劫持着过了山梁。
  多吉骑着一头强壮的牦牛紧紧追赶出了20多公里,终于在一块开阔的草场赶上了它们。这时他才发现,在辽阔的原野上,在雪山白云之间,几头野公牦牛正与自家母牦牛进行着赤裸裸的交配,空旷的山谷中响彻着它们巨大的喘息声。由于体重悬殊,其中的两头牦牛已不堪重负,被牢牢地压倒在了地上……
  此时,多吉一家人终于感到,保护野牦牛,已经让他们“引火烧身”!

野蛮“抢亲”伤了人:野牦牛“情非得已”

由李作明记者拍摄并提供   不到两个月,多吉一家共有17头母牛被发情的公野牦牛们劫持。面对着这些一点都不顾及脸面的家伙,一家人犯起愁来。而更让他们感到恼火的是,那些被动离开牦牛群的母牦牛们,竟毫无怨言地混迹于野牦牛群之中,心甘情愿地做了野牦牛们的“压寨夫人”。
  刚一开始,多吉还自信地说:“不用急,那些母牦牛过不了几天就能回来,它们不会合群的,野牦牛也只是临时抢去用用。”可是一个多月过去,17头母牦牛竟无一头返回牦牛群。曾有几次,他们亲眼看到自家的母牛们混杂在野牦牛群里悠闲地吃着草。这时,多吉和家人便吹起了牦牛下山的哨子,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不论他们怎么吹,母牛就是不予理睬,继续随着野牦牛向雪野走去……
  这天,一家人唱着伤感的藏族民歌回到了帐篷。一路上,他们的心中笼罩着惆怅和悲哀。
  在这种情况下,一家人终于决定:对于明火执仗的野牦牛们,再也不能忍下去了。如果它们再来劫持母牦牛,一定要将其不客气地驱赶!
  此后,在放牧的时候,多吉一家人带上了脸盆、铜锣和一面牛皮鼓。几天后,又有十多头野牦牛缓缓越过雪线,向着牦牛群的方向直逼过来。只见它们渐渐加快了步子,山谷开始回荡着一种原始力量的沉闷声响及石块随之腾起的激越回音。而当它们即将冲进牦牛群的时候,多吉的家人们便赶紧敲起了脸盆、铜锣和牛皮鼓……一时间,一种特别的交响传送在道道高原的沟壑!
  这队正埋头俯冲的野牦牛一下子被这莫名的交响一下子给镇住了。几乎就在一瞬间,它们猛地定格了脚步,紧接着,坚硬的野牦牛蹄深深地戳进高原的沙土,一股翻卷着尘土、沙砾和杂草的气浪腾空而起。这些心怀叵测、歪打主意的家伙们驻足静听了短短几秒种后,就赶紧掉过头去,向着雪线的向方跑去……
由李作明记者拍摄并提供   这天,高高兴兴的一家人在山上升起了焰火,吃起了鲜美的烤牦牛肉,一碗碗青稞酒喝过之后,他们围着火堆跳起了祖辈传下的藏族舞蹈。
  10月过去后,野牦牛的发情期也就过去了,但不知是由于存心捣乱,还是想显示威力以及谋求拉拢与母牦牛的感情,总之野牦牛们仍然贼心不死,继续冲击牦牛群。这时,多吉的家人便继续使用那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可是这种办法只维持到了2003年初就很快被那些貌似愚笨的家伙们识破。于是,它们不再害怕这些人类的雕虫小技,它们继续侵占草场、劫持母牛。
  后来,多吉便下山买来一些鞭竹,每在野牦牛冲击牦牛群的时候,便很快点燃。这类似枪响的声音果然奏效,让野牦牛闻风丧胆,急急退去……
  就像牦牛群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诱惑一样,一些公野牦牛仍然虎视眈眈。虽然有主人那足以吓破胆的“枪响”,但高原上赐予的那种天生的野性使它们不断铤而走险,不断试探性地接近温顺的牦牛群,而在这些试探性的群体行动中,这些看似四肢发达大脑简单的家伙们再次识破了人的诡计,于是它们重新反扑,变本加厉地骚扰着牦牛群……
  2003年7月中旬,5头野牦牛大摇大摆地冲进了牦牛群。这天是多吉的妹妹梅多和丈夫在看护牛群,看到这副情景,他们赶紧点燃爆竹,可是这5头野牦牛根本不加理睬,继续冲向牦牛群。这时,两个人便壮起胆骑着牦牛上前阻拦。哪想到,胯下健壮的公牦牛在快要接近势不可挡的野牦牛时,四腿却立刻软了下来而不敢动弹。此时,为了保护牦牛群,两个人只好跳下牛背,用长鞭去驱赶野牦牛。看到这副场景,愤怒的野牦牛径直地冲着他们奔来,一阵烟尘过后,两人被野牦牛的大角轻轻一挑就被抛到了10米之外。梅多当即被摔昏倒在地,右脚骨折了。丈夫也被摔成了轻伤。
  这天,多吉用牦牛将梅多驮到了100多公里外的一条公路,然后搭上了一辆汽车,最后经过一天的行程,来到了格尔木市第二人民医院。在治疗一个月后梅多才回到昆仑山下的家里,但她的腿却留下了走路不便的终身残疾……

神奇的昆仑山:野牦牛送“妻儿”回家了

  多吉家人与野牦牛的直接对抗,导致了野牦牛更大规模的反扑。
  这天是8月10日,多吉的儿子宫布和妹妹才措在草场上放牧牦牛。正午时分,他们隐约听到一种隆隆的声响,好像远方一种万鼓齐鸣的声响。远远望去,他们发现四五十头野牦牛就像一个波动的黑色的帘幕从山上移动下来,它们倔强的牛头与上面两只长长的坚固的野牦牛角一上一下地律动着,就像波浪一样上上下下的舞动着。这支富有野性的公野牦牛的队伍越来越近,声音也渐渐震耳。巨大的苍穹之下,这些来犯之敌闯入牦牛群如入无人之境。它们似乎有预谋、有组织地将几十头牦牛团团圈定,然后公然将它们假想的情敌、那些此时早已经惊恐万状的公牦牛们顶得四脚朝天。一种打击情敌、靠力量争取交配权的意念使它们大打出手。一时间,公牦牛摔倒的声音、母牦牛的惊叫声混杂在击荡天空的蹄音之中。
由李作明记者拍摄并提供   短短的几分钟工夫,30多头母牦牛就被这些公野牦牛劫持而去,一场异类的抢亲行动大功告成!
  听到这个消息后,邻近一家牧民对多吉一家人说:“野牦牛这么祸害人,你们以后怎么办啊。我看你们不如偷偷地弄上几条猎枪……”
  一家人听了,都觉得言之有理。但他们想来想去,还是没有那样去做。因为他们知道,私自拥有猎枪已是法律所不允许,另外,有了猎枪说不准一时兴起就会伤害到野牦牛。
  这时,多吉便来到格尔木市森林公安局,向多杰局长讲述了自己的家牛多年被野牦牛劫持、伤害以及家人被伤害的事实。多吉局长格外重视,向市里请示按国家动物保护条例给予多吉一家进行一定数量的资金补偿。但由于当地财政吃紧,虽经局长多次努力还是没有落到实处。
  尽管这样,多吉一家仍旧毫无怨言,还继续保护着给他们带来很多祸患的野牦牛。曾有几次,他们发现有人进山猎杀野牦牛时,都赶紧上前制止,同时到几十公里外的地方向森林公安局打去举报电话……
  就在他们不断受到野牦牛侵袭之时,2004年2月,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一天傍晚,三头母牦牛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了家里的一个帐篷前,它们的后面是三个皮毛光滑、神采飞扬的牛犊。这时一家人发现,三头大牛正是一年前被野牦牛抢走的母牦牛,如今它们已经分别带着三个野牦牛的“小杂种”来面见它们的主人了。此时,山梁上传来几声“呵-呵-”的长长的野牦牛的叫声。放眼望去,一家人看到了山梁上一头野牦牛在晚霞的剪影中悲伤的叫着,像与三个母牦牛和“小杂种”告别,也像在与它们的主人表达歉意,然后慢慢离去了……
  母牦牛的回归和三个“小杂种”的到来,仿佛一下子改善了主人与野牦牛的感情。多吉说:“它们是野牦牛给我们送回来的啊。”这天晚上,多吉在酒后给家人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藏族硬汉抢走了邻居家的女儿,几年后一家三口回来,他们又是亲人了……
  三个“小杂种”整日活蹦乱跳,格外引人爱怜。一家人发现,这几个“小杂种”明显比家牛长得快长得大,但是随着它们的增长,它们却越来越显示了从“父亲”那里继承下来的野性:打架斗殴,恃强凌弱,不服管理,生性凶猛。一个月后,其中最大的那头“小杂种”不辞而别。紧接着几天之后,另外的一头“小杂种”也扬长而去,寻找它自己的天地去了。
  这时,多吉一家人说什么也舍不得让最后的那头他们喜爱无比的“小杂种”离他们而去了。于是,他们合力将它捆绑起来,按照传统的方法将鼻子穿个孔,拴上一根缰绳,天天驯化,让它温顺下来……
  2004年4月6日,天色渐暗的时候,三只深灰色的狼神秘地出现在牦牛群的归途。它们对着落在后面的牦牛虎视眈眈,在跟了几百米后,它们不顾两位牧主的看护,开始集中力量攻击一头一岁大的牛犊,眼看着牛犊就要落入狼口,这时,“小杂种”奋勇地冲出牦牛群,对着三只狼冲过去拦截,并很快与它们厮杀在一起,“小杂种”越战越勇,让三只狼无法靠近牛群。眼看着无法得口,三只狼便分头扎进地里,拚命地叫个不停,那鬼哭一般的声音格外吓人。而此时,“小杂种”仿佛知道这种动物的语言,也昂着头拚命“呵-呵-”的叫着。
  不一会,只见从四面八方奔来了十几只灰色的狼。这时,放牧的多吉和儿子宫布赶紧吹上口哨让“小杂种”跟着牛群往回赶路。而此时,“小杂种”却不顾劝阻,继续向天空呼叫。很快,一种仿佛天鼓的声音渐渐漫来,很快几十只愤怒的野牦牛从雪线上像潮水一样直泻而下,咚咚咚的巨大蹄声慢慢压过了狼的嗥叫。看到这支浩大的雄壮的野牦牛队伍过来,刚刚聚在一起准备厮杀的狼群立即一哄而散,远远地逃命了……
由李作明记者拍摄并提供   这时,“小杂种”与远来的野牦牛们在一阵相互的嘶叫道别后,又回到了牦牛群中。
  牦牛与野牦牛这种同类的团结抗敌让这家牧民格外敬慕,而接下来的事实却又是另一番情景:进入2004年6月,野公牛们再次进入发情期,它们继续开始野蛮、不讲情面的“抢亲”行动。
  2004年7月的一天下午,一群足有百余头的黑色的野牦牛群从积雪的山梁上一漫而过,然后如黑色的潮水一般上下翻卷着奔涌而来。渐渐地,牧民听到的蹄音如地震一般响彻天际,那一个个高高隆起的脊背像风帆一样黑压压地勇往直前。这阵势,让这家牧民心生颤抖。不一会,这阵黑色的旋风将近百头牦牛团团圈住,十几头公牦牛被撞倒在地,有的还受了重伤。而后,这阵黑色的风暴渐渐离去,却有百头牦牛被掠到远处做了野牦牛们的“压寨夫人”!
  这次野蛮的野牦牛“抢亲行动”耗尽了多吉经营多年的家底的四分之一。一夜之间,一家人哭红了眼睛。于是开始在昆仑山下仔细地寻找那些牦牛的踪影,可是十天、二十天、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他们看到过无数次野牦牛群,却再没看到失踪的牦牛……
  2004年10月28日傍晚,一阵熟悉的牦牛队伍的蹄音自远而来,渐渐地停在了多吉一家的几个帐篷前。他们惊愕地走出帐篷,却发现几个月前被掠走的110头母牦牛都回来了!此时此刻,一群高大的野牦牛在几百米外的山冈上一字排开,它们的眼睛在晚霞的余光中发出了晶亮的光彩。
  “野牦牛把它们送回来了!”一家人惊喜地叫了起来。很快,野牦牛一阵阵叫声漫过天际,在这惜别和道歉的音响中,它们慢慢地离开,一支偌大的野牦牛队伍在昆仑山下渐渐远去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使野牦牛心甘情愿地将一百多头被抢去的母牦牛悉数送回来?多吉一家人无法解释,有关的动物专家至今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答案。然而,这个有关野牦牛“抢亲”又“送亲”的故事,却很快地在美丽的昆仑山下流传开来……
  格尔木市森林公安局长多杰对记者说:“多吉一家让我们很感动。多年来,他们用藏民最纯朴的善良保护着野牦牛,并承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我们现在正在向上级争取,让他们做专职的野生动物保护员。现在,整个昆仑山下的野牛沟里野牦牛的数量已达到近万头,我们正努力想把这里变成国家的一个自然动物园,届时欢迎各地游客前来观光探险,并来探访野牛沟这户好心的藏民……”
  【版权声明:未经作者同意,严禁任何方式的转载、挪用抄袭,否则诉诸法律】

 
   
 
 地址: 辽宁省沈阳市大西路邮局1009信箱 李作明收 邮编:110003
 微信号: lzmjzwx  微博: http://weibo.com/u/1192021670
 QQ号: 2536267933  邮箱:llzzmm@163.com
 Copyrights 2014  www.lzmjz.com 记者李作明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