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简介 | 纪实报道 | 出版著作 | 剧本创作 | 文商策划|我的微信|我的微博 | 私人空间 | 生活感悟
记者李作明的纪实报道——2005年发表的作品
昆仑山传奇:野牦牛“抢亲”又“送亲”
“生长因子”唤醒了植物人:科学家自身血源创造人类奇迹
15岁小恋人“非处女传单”诈出女大学生11万“补偿费”
17年真情磨一“剑”:舍家老翁将阴阳弃儿打造成男子汉
爱心双倍索赔案的是是非非
白兔摸拟奇迹:给漂亮妈妈还回一张美丽的脸
半截篮球半截身:人间有爱托起南国小女孩的生命支点
苗寨女孩生死求学:远方天国可有你缀满鲜花的课堂?
“寻找目击者”,不幸女孩公益之讼刺痛古城良知
冰山下无语之爱:美国大叔等到新疆小古丽五指雪莲开
沉船“水牢”命悬一线:声声父爱穿透厚厚钢板撑起女童生命奇迹
除掉情敌女儿为前妻:高楼自尽飘下罪恶的成人之美
存活倒计时:“联相”病友转赠生命真情对接震撼神州
大义“出手”:好兄弟植去我的手替我赎罪吧
电视起火熏死人:火痕与责任排除法锁定41万法律赔偿
冬日阳光下孝魂不灭:“儿子”接力传递来自天堂的50个祝福
断腿枪击过后,美少女父母执意追凶引发“准亲家”连环报复
焚巢取蛹:灭顶烈火起燃前野蜂突起杀人复仇
夫妻携手同凌绝顶:让珠峰见证爱情第一高度
父爱不老:丑爸爸岁月如流托起丑女儿美丽的梦z0317
腹腔育子,求儿圆梦的妈妈那场悲壮的生死相交
高考前车祸突降:西部少女“一个人的考场”中那悲壮的生命大考
高压下妒火喷发:硫酸与剧毒溅射一对女孩的陪葬之旅
割肉锯骨:“现代梁山好汉”绝境自救
核反应下的离子束治癌:从猪鼠身上开始的人类奇迹
浪涛赴死,漂向天堂的魂灵托起爱女生还
两个苦孩子的现代童话:一根拐杖撑起同窗手牵手的青春组合
留下最后一座靠山:那是心中生命的信念至死不衰
六楼坠落:脑部重创开颅妙手死后复生
灭顶之灾:雷击谜案背后的人祸真相
命闯四关:高高的悬崖边那与黄河一样壮烈的生死搏击
母子“成长置换”:让我拉扯妈妈重新慢慢长大
抛空20米!夺命龙卷风中小兄妹得以生还的父爱与天同高
七年家破人亡的刻骨之仇,在超越骨肉的大爱中瞬间湮灭
亲情动人:好心人大义出手救孝子
人参丸跨国夺命:我那试药冤死的老母亲何时昭雪
人间爱如潮水,猪孩当上了幸福妈妈
人间母爱不去天堂:临终预留27个生日祝福引爆全城大拯救
人体对接电脑:“千刀万刮”始复生
神秘的“体内针游”:X光下心脏取针破译千古之谜
生命求学的苗寨女孩:远方天国可有你缀满鲜花的课堂?
生死临界:亲情叛逃下爱心置换临终关怀引爆激情大拯救
生死速递:重伤硬汉自拎断手进京再植
生死震撼的母爱:飞速车轮前倔强妈妈冒死洗清亡女冤名
手机辐射新发现:一个隐形杀手正在我们耳边
四年生死走高原:白发老娘唤回证人良知还亡子清白
四天相继跳楼,血溅一对父女蒙冤的惊世感叹
岁月滔滔情不灭:千余昔日同窗联手狙击“铀水”绝症
体外造骨:自身骨髓科学点化长出新下颌
痛失卵巢烧院长,少女生命之路在汽油燃爆声中瞬间变轨
头皮惨忍出壳:腹内宝宝胎动感应救助准妈妈
头皮救女:妈妈血肉织就襁褓筑起一道生命的护墙
小保姆冤魂不散:执着妈妈乞讨申诉求证骨灰真相
都市特别风景:狗车拉我上下班
小女儿行乞治病,救人染疾走入绝境的英雄唤醒一座城的良知
虚拟“考中喜讯”:考砸的儿子谎言反哺救妈妈
血泪寻回尊严,怎想钢强受辱女再入老工程师的爱心陷阱
越洋爱心救治求证惊天误诊:我那黑暗中的儿子何日重见光明
拯救驼崽冻残:穷爸锯儿枯指根根痛连大漠人
正义光芒如昼,耀亮绝境中恪守阳光的不幸女孩
众城爱心联动,那网络通道浓浓亲情的父女重逢
记者李作明2005年发表的的纪实报道作品——

“生长因子”唤醒了植物人:
科学家自身血源创造人类奇迹

――世界首例药物成功治疗植物人医学个案幕后揭秘

     李作明

  【特别提示】
  从科学家自身抽取的血液通过基因高科技手段获得了每克价值等同60公斤黄金的“生长因子”,几年的艰辛实验使得这些微量的神秘物质得到大倍量地成功培植,然后它们又用于几千只多种动物的实验,进而在植物人的临床实验获得成功――这一源于科学家自身血液中的“生长因子”,其发展链条最终造福于人类,并给世界带来了惊喜……

由李作明记者拍摄并提供   最近,中国一项生物医学技术震惊了世界:由国家教育部基因药物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温州药学院院长李校坤承担的国家863科技攻关项目“生长因子生物技术”,成功地将黑龙江一位由车祸造成的植物人唤醒。这一消息石破天惊,立即引起了世界医学界的巨大震动,因为此前极个别的植物人苏醒都是依靠多年艰难的物理刺激方法达到的,而这一例个案则是世界第一例依靠人类特药手段唤醒植物人的成功典范!
  2005年11月8日,诺贝尔生物学得主马库斯在中国表示:“真的没想到,这一生物技术的成功个案竟诞生在中国!”而让人拍案叫绝的是,这一神奇的物质“生长因子”,其最初的源头竟是研究这项科研项目的科学家自己身上的健康血液――这带着科学家献身精神的纯净、高贵之血,在十几的科学实验进程中引领了一个又一个鲜为人知的奇迹!

自身血液育出神秘“生长因子”:一克价值等同60公斤黄金

  1996年,中山医科大学分子生物学博士李校坤毕业后来到了暨南大学药学院。当时,作为一名国内屈指可数的已在生化领域取得研究成果的科学家,他很快申请并承担了有关“生长因子”的国家863科技攻关项目。
  “生长因子”是一种极为神秘的东西。十几年前,国际上就有人发现人体及动物身上的这种特别的物质。研究表明,人在特别的条件下,如意外的创伤中,人体会自动产生一种特殊的蛋白,从而促使伤口愈合。这种特殊的蛋白就被人称为“生长因子”。从此,从人体中捕捉和提取到这种神秘的物质,则成了一代又一代科学家的梦想。上世纪90年代初,国外的基因技术已经能将它在人体组织或血液中分离出来,但“生长因子”的这种提取方法和培育方法还只停留在实验室中,根本无法大倍量地复制。因此,找到更高效的复制方法又成了科学家们新的梦想。
  当时,作为研究“生长因子”的中国的年轻的科学家,李校坤在这方面已经做了大量的研究和实验,从而掌握了“生长因子”一些新的特性,并在世界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先后发表了两篇有关“生长因子”的论文。
  当时,李校坤博士作为这一课题的首席科学家,在申请国家863科技攻关项目时,特将“发明新的大倍量培植、复制生长因子的高效方法,尽早将其应用到临床医学之中”作为攻关方向。很快,国家将近千万的这项专款划拨到位之后,他便与几位助手一起从零开始,提炼人体的“生长因子”。李校坤博士对助手们说了这样的一句话:“我们面临的是一种全新的科学实验,生长因子存在人体之中,但我们不能从别人的尸体里提取,要从我们自身拿,就从我自己开始吧。”
  很快,李博士从自身抽取了几十毫升的血液。这些纯净、健康的血液被加入了特殊的溶液,然后进入到了各种基因实验的器械……一次次,这位博士自己身上的血液源源不断地被抽取贡献在了这项科研之中。
  这是一间并不宽敞的实验室,但这里最先进的科学仪器却注入了一位科学家最慷慨无私的血液。经过一系列有关基因的高科技手段进行特殊的DNA蛋白分离,经过一次次反复的紫外线光谱的筛选,最后终于在两个月后获得了几十微克近乎无色透明的“生长因子”蛋白。这种蛋白在紫外线下显示为波长为280单位的光谱特征。
  用特别的基因方法从血液中提取这种神秘的物质,对于李校坤博士来说不仅已经掌握而且手段也是非常前沿。由于世界上不少科学家都要通过这种物质进行科学研究,又加上这种蛋白很难提取,使得它几乎成为世界上最为昂贵的物质:一克“生长因子”的价值竟与60公斤的黄金价值相等同。助手们兴奋地说:“这才是真正的天价!”李校坤博士则说:“我们提炼它不是为了卖掉它,而是把它当作一粒种子,让它得到最大限度的成千倍、成万倍地繁殖,那样我们才能做更多的试验,然后将其用于医学临床。这才是我们主攻的国家863‘生长因子’项目的意义所在啊!”
  为了实现自身血液提炼出的“生长因子”大倍量繁殖、复制,这位年轻的科学家与助手们,日日夜夜奋战在第一线。李校坤博士说:“目前各国科学家只能低倍量地复制生长因子,而我们要做的是要产生质的飞跃:要将每一克的生长因子成千倍、成万倍地复制,走在世界的最前端!”
  经过多次研究和试验,他们发现了一种特殊的酵母蛋白。它能够通过人的基因手段将“生长因子”大倍量地复制,但不同的物理条件下,它的产出量有着很大的不同。实验中他们注意到,这种复制实验的环境条件,如温度、湿度、氧气、二氧化碳及各种气体的比例也直接影响到这种物质复制的效果。其中每一种条件的变化,都会作用到最终的结果。为了掌握其中的各项数据,他们不停地试验,不断变化各种实验环境条件,并一一记录。
  这是一项非常艰苦的实验,因每一个完整的实验周期都要经历约五天的时间,而这五天中需要科研人员分秒不离地记录并描绘各项数据的变化曲线。因此,很多时候,他们都是一连几天得不到休息。这样经过一次次反复实验后,他们终于渐渐地掌握了一整套促使“生长因子”成千倍、成万倍复制的各项宝贵数据。而这时,已经整整过去了三年时间。这时,李校坤博士和助手们的成功实验表明,中国在繁殖、复制“生长因子”的技术方面已经走在世界的最前沿了……

几千只动物用于实验:“生长因子”产生一个个奇迹

  到1999年,由李校坤博士负责的“生长因子”复制技术已经达到了预期的效果。这其中经过大量的研究和摸索,已经掌握了多项国外科学家所不能掌握的细节技术。这些细节技术,已由李校坤博士申请了多项专利。同时,由于他在这方面的特殊贡献,他先后担当了国家教育部基因药物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国家新药开发工程技术中心制剂研发基地主任、中国生物工程学会产业化委员副主任委员等职。面对这种成功,不少国外同行表示:“这种绝密的大倍量的基因复制技术别人是很掌握到的。” 几家国外科研公司要出大笔资金表示要与李校坤博士“合作”,都被他一一拒绝。
  在这项技术攻关完成之后,李校坤博士开始全力将“生长因子”用于医学临床实验的研究之中。至此,源于科学家自身血液的“生长因子”在经过一次次成功的加倍地复制、繁殖之后,开始广泛地用于他们的各种实验之中。李交坤博士的助手说:“这正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来自科学家自身的血液,会逐渐在科学的道路上发扬光大,最后肯定会为人类做出巨大的贡献!这种‘生长因子’的特别血源,正体现了科学工作者的献身精神和服务于人类的精神,它一定会创造出奇迹的!”
  当然,根据“生长因子”功能的不确定性,这项实验工程首先需要在动物身上进行实验。在此之前,他们曾在几百个实验组、近千只白鼠的身上做了实验,结果表明:“生长因子”会对白鼠身体上的各种伤口有着较为可观的加速愈合的作用。而到2000年,李校坤博士开始了一系列其它动物的实验。这年9月,他们的“生长因子”实验室一次性购进了600多只实验兔子,将这些兔子分成若干个实验组,每组当中都进行一项对比实验:一部分由研究人员“制造”出创伤的兔子,常态下靠自身的恢复功能痊愈;另一部分“制造”出同样部位、同样破坏程度和大小的兔子在注入“生长因子”后进行观察……
  这是一个很有统计学意义的群体实验。这些创伤当中既有外伤又有内伤,既有烧伤又有烫伤,既有肢体伤又有身体内部神经伤……每一组对比实验中都发现,使用“生长因子”的兔子其伤口的痊愈时间大约会提前一半的时间。比如依靠自身伤口修复功能恢复需要一个月,而经使“生长因子”的兔子其痊愈的时间仅用约半个月的时间,甚至还要提前。
  接下来,这个特别的实验室又引进了近百只狗。通过对这些狗进行四肢、内脏、神经、骨骼等器官和系统的各种创伤进行比对实验,发现“生长因子”的细胞修复功能大为可观。后来又通过几百头猪做实验,他们意外地发现:在注射“生长因子”之后,其创伤愈合的速度不仅能够大大加快,而且其细胞修复的质量竟也大大好于自身的修复功能。
  最明显的一个实验是:在同样一组10头猪的某一处皮肤上分别“制造”出硬币大小的烧伤,然后将其中的5头在创面上外用或注射“生长因子”,不久发现,利用“生长因子”的5头猪不仅痊愈的时间大大提前,而且其创面细胞修复的状况大大好于另5头依靠自身痊愈的猪。其表现是:这5头猪的创面愈合处竟有部分汗腺的恢复!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因为在自然界的动物当中,猪的皮肤与人的皮肤在构造和功能上最为接近。那么这种实验对人的烧伤、烫伤治疗都提供了一个新的研究机会。在此基础上,“生长因子”实验室在又做了一系列的成功实验后,继而将其应用到人的临床医学当中,结果发现:“生长因子”作为一种新型的治疗烧伤、烫伤的生物制药,具有很广阔的应用前景。
  后来,李校坤博士又将“生长因子”的这一高超的细胞修复技术推广到了美容手术当中。比如纹眉、割双眼皮的手术中如果恰当地利用“生长因子”,其效果会明显地好于传统的美容手术。很快李校坤又将此技术申请了专利。不久,先后有国内的十几家医院向他来求教这项最前沿的美容技术……
  科学的力量简直不可思议:谁也无法想象到,几年前科学家自身的健康血液在提炼出神奇的“生长因子”,又在这种物质经历了大量成功地复制、繁殖后,进而广泛地用于几千只动物的实验之中――而如今,这种从科学家自身血液派生出的物质,又开始应用到了人的身上而造福于人类了!
  可是,此时此刻,对于李校坤博士来说,这才仅仅是开始,更大的收获还在后面,更艰难的路也在后面。他说:“国家为这个863项目已经投入了两千多万的资金,应该说是我国科技领域的一个大手笔。作为主抓这个项目的首席科学家,更有责任将这个工程做得最好,争取一直走在世界的最前沿,同时最大限度地为人类服务。”
  正是在这种精神的支配下,李校坤博士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要在更多的领域中研究并开发“生长因子”的功效,将它的科研价值做到最大化。从2001开始,他已经开始将重点放在了“生长因子”对人类神经系统的影响之上了……他说:“科学无止境,一切才刚刚开始!”

唤醒植物人:来自科学家自身的“生长因子”给世界带来了惊喜

  几年前,李校坤博士与一位朋友去一家大医院讲学时,偶然发现了病房里的多位植物人。他们有的因为车祸,有的因为脑出血,有的因意外伤,虽然原因各异,但其精神的麻木空白及亲人们床前床后的痛苦却十分相同。朋友忽然有感而发地说:“什么时候要是你的‘生长因子’能解决植物人的问题,那就好了。没准你会拿到诺贝尔医学奖了!”
  虽然是一句玩笑,但李校坤却牢牢地记在了心中。他知道,从理论上讲,“生长因子”具有独特的细胞修复功能,这种功是否能同样作用于人的脑神经的修复呢?此前,实验室曾多次做过“生长因子”修复动物身体神经的实验,其作用是十分明显的。这时,为了找到充足的有关数据,李校坤又开始了这一专项的大量实验
  2001年,实验室又购买了100只标准猪进行各种实验。起初,科研人员将一部分猪的一侧坐骨神经割断,而后又将冻干状态的“生长因子”溶解于特殊的生理盐水中注谢到猪的体内。不久发现,这批猪本来走路摇摆得如“醉猪”的不良状态得到大大的改善,直至20多天后它们相继活蹦乱跳地彻底痊愈。可见,“生长因子”对动物的神经细胞的修复功能是非常显著的。
  接下来,科研人员又在实验中将“生长因子”推广到脑神经的实验:将一部分猪的脖颈切开一个刀口,通过大动脉将一种特制的药物造成脑的缺血,随着时间的不同,将一头头猪造成不同程度的脑细胞死亡……其中有的实验猪已经进入了“植物猪”的状态之中。在此之后,他们又以不同的剂量他组将这些不同组别的实验猪注射进了“生长因子”。一周以后发现,大部分实验猪的脑细胞都重新复活,它们重新相继恢复了原有的思维。其中90%的“植物狗”都不同程度地恢复了意识。后来,这类实验又应用到了几十头狗的身上,这些数据与实验猪的数据有很多相同之处。
  动物科学实验的规律大都是从低级到高级,最后才实验在人的身上。在做完猪和狗的实验后,科研人员又开始做猴子的实验。2002年,实验室一次性购进了100多只猴子用于这项研究。一次次的实验中,不少这一动物都从在注射“生长因子”后从“植物猴”状态的苏醒过来,虽然其70%的成功比例要小于猪和狗的实验,但这一数据也足以让人震惊了……大量的科研数据表明,“生长因子”对动物的神经细胞、脑细胞都有很强的修复功能,这个作用简直可以称为神奇!
  此后,科研人员又通过多个实验总结“生长因子”修复动物脑细胞的医学机理,从中总结出特有的规律。他们发现,“生长因子”具有“唤醒动物脑细胞修复记忆”的特别功能,这使得本认为不可逆转的损伤在它的作用下竟能进行部分的甚至全部生长恢复!这是经历了千余个动物实验之后关于“生长因子”医学价值的巨大发现!
  2005年,李校坤博士决定着手做“生长因子”试药于人的医学临床实验。5月,他开始按国家的有关严格的要求小范围地招募志愿者。消息一出,好多植物人的家属都志愿参加这个具有特别意义的实验。但是,从动物到人的身上,任何一种新的药物在实验上都是非常谨慎的。在考查受试对象时,这位博士格外细心。他要先找一个特别意义的植物人、而且即使有了不可预见的不良反应也不会引起任何纠纷的对象做药物实验。
  在反复的筛选当中,李校坤博士收到哈尔滨某学校的一位女教师的来信:“尊敬的李博士您好:我是一位重点中学的数学老师,我的父亲今年61岁,五年前在一次车祸中成为了一个没有任何意识的植物人。这五年来,一直是我这个女儿和丈夫一起伺候着老人家,其中的苦楚可想而知。几年来,我去过几家大医院治疗,都无能为力。有人说,用声音、歌声有时也能刺激他醒过来,我试了两三年,但没有一点效果!我多么想爸爸都能像我梦中期盼的那样,在一夜之间苏醒过来,重温我们的父女亲情。有时我想,如果上帝给我这样的赐予,我宁可失去我拥有的所有的物质生活!
  不久前,我的一个搞医的学生在广州一家医院工作,曾经听过你的医学报告。不久前,这位学生在来我家看望我时特意讲到了你这位一直研究‘生长因子’的博士。当我听到他讲,您所研究出的‘生长因子’就取材于自己身上健康的血液时,我的心情特别激动――您作为一位科学家是这样具有崇高的奉献精神!因此,我作为爸爸惟一在世的亲人,想争取得到你的关照:将‘生长因子’用在爸爸的身上做实验,如果能有效果,我们都将终生铭记你的恩情;如果由此产生负作用甚至引起死亡,我及家人都会正确对待,甘心让爸爸做‘人梯’。我想,这种新型的生物药本来就凝结着您为人类服务的奉献精神,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奉献呢――这一点我及家人可以签订协议。”
  读着这封信,李校坤博士非常感动地说:“这位老师很理解我们。”当天,他便与这位老师通了电话。电话中,这位老师非常激动,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2005年8月,李校坤的两位助手专程去哈尔滨,与其签订了一份“试药协议”。协议如下:“暨南大学药学院‘生生因子’实验室无偿提供试药三个月的‘生长因子’实验治疗……如果由此产生任何负作用及不可预知的结果,志愿受试对象及家属都不能进行任何方式的追究。”很快,这位女教师愉快地在协议书上签了字。
  2005年10月6日,已被温州药学院聘请担任院长的李校坤博士专程前往哈尔滨,对这位教师的父亲进行每天两次的“生长因子”注射……10月21日,这位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始终面无表情的王先生竟悄悄地流下了眼泪,接下来又出现了面部抽动和肩部的小幅度的抖动……这让助手和家属们兴奋不已,三天后,王先生竟睁开了眼睛,一些意识和记忆开始恢复……
  当这一消息通过互联网向国外一些医疗组织进行交流的时候,世界医学界为之震惊。美国纽约州立医院神经科医生汤姆先生表示:“祝贺中国医学的新成功,这的确是人类共同的福音。”11月8日,曾获得诺贝尔生物学奖的美国医学家马库斯来到温州视察,他表示:“真的没想到,这一生物技术的成功个案竟诞生在中国!”
  李校坤博士对记者说:“当然,尽管‘生长因子’神奇,但它并不是万能的。但是,我们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功。下一步的研究我们还在进行,我们会更加努力,争取还有更好的成果贡献给人们。”
  【版权声明:未经作者同意,严禁任何方式的转载、挪用抄袭,否则诉诸法律】

 
   
 
 地址: 辽宁省沈阳市大西路邮局1009信箱 李作明收 邮编:110003
 微信号: lzmjzwx  微博: http://weibo.com/u/1192021670
 QQ号: 2536267933  邮箱:llzzmm@163.com
 Copyrights 2014  www.lzmjz.com 记者李作明  All Rights Reserved.